同舟之声 > 正文

【上海解放70周年】解放初期中共统战工作影响下的上海工商界

2019/6/20 9:50:00 来源:浦江同舟 作者:王昌范

  编者按

  今年是上海解放70周年,也是新中国成立70 周年。70年前,在党中央正确领导下,华东局和上海市委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充分发挥统一战线法宝作用,团结各阶层人士合力做好城市接管和建设工作。

  近日,市乐投letou专门编印了“统一战线与上海解放——纪念上海解放七十周年”论文集,邀请有关专家学者撰写文章,在回顾我党解放上海、接管上海、建设上海方面重大成就的同时,对档案史料进行仔细梳理,就当年上海统一战线的特点及发挥的重要作用进行了深刻阐述,为今天的统战工作提供了宝贵经验。

  1949年5月27日,上海全境解放。上海解放初期,团结、联合工商界作为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的重要内容之一,统战工作主要围绕宣传党的工商经济政策、慰劳人民解放军、组建工商业团体等方面开展。

  一、新政府宣传党的工商经济政策,与工商界交朋友,起到互相信任、互相合作的作用。

  上海解放后,人民政府与工商界最早公开接触是6月2日在外滩中国银行四楼举行的茶会。市长陈毅、副市长潘汉年等出席,工商界出席的有:王志莘、郭棣活、荣毅仁、陈巳生、徐永祚等80余人。陈毅在会上阐述了人民政府的工商政策,他说:“遵奉毛主席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原则,(我们)脚踏实地、努力做去,希望产业界(即指的是工商界)人士通力合作,建设新中国。”他说愿意倾听产业界的建议。工商界人士胡厥文、蒉延芳、刘靖基、俞寰澄、经叔平等13人在会上先后发表意见,大意是:上海工商界过去受不正确宣传蒙蔽,对共产党确实抱有相当疑惧。自从《商报》刊载中共各项工商政策以后,始获了解。上海解放,证实了各项工商政策。于是改变过去疑惧心理,满怀希望,深信产业界必定会真诚拥护人民政府,随时随地作出贡献。

  6月25日,新政协筹委会和全国妇联一行70余名代表由北平抵沪。抵沪的人员中有黄炎培、陈叔通、盛丕华、包达三、张?伯、吴羹梅等。他们受到上海市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关注。7月4日,工商界100多人在红棉酒家欢迎招待。新政协筹备委员在会上报告了政治、经济方面形势和发表自己的见解。

潘汉年

  7月初,市政府由潘汉年负责上海各界成立上海市各界劳军总会。7月14日,工商界劳军分会筹备会举行会议,讨论筹募方式及数字,初定以同业公会为单位,分别定指标募集,工商界最低筹集30亿元(旧币)。在7月16日举行的上海市各界劳军总会成立会上,陈叔通被推选为主任委员,许涤新、盛丕华为副主任委员。

  上海市劳军总会下设7个分会:职工界劳军分会、师生员工界劳军分会、工商界劳军分会、青年界劳军分会、妇女界劳军分会、文艺界劳军分会、自由职业界劳军分会。7月18日,工商界劳军分会召开成立会议,推举盛丕华为主任委员、胡厥文、蒉延芳为副主任委员,推定77名委员。

  捐款、捐献、义卖过程中,工商界推荐代表蒉延芳在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向全市人民广播。经过一个多月捐献及义卖,工商界劳军分会收入达59.8亿元(旧币),占劳军总会收入87亿的68.73%,超出工商界劳军分会预订目标30亿的一倍。上海工商界向人民解放军献出了一份体面的见面礼。

  二、组建工商联组织得到中央的指示,上海在全国率先组建工商联组织。

  上海解放前夕,上海工商业经济比重之大,经济地位之高,工商业组织、工商从业人员之密集,工商界从业人数之多,是全国其他省份不可比拟的。

  上海解放前,旧政权的工商业市级组织有两个,一个是上海市商会,另一个是上海市工业会。为什么没有像工会、学联、妇联那样沿用原来名称,这是中央对于上海市委的指示,也是决定新中国工商联组织的指示。

  8月初,在上海市第一次各界代表会议上,工商界代表联名提议组织工商业联合会案。这个提案得到中共上海市委重视,市委即致电中央:上海将成立合法工、商业团体。

  8月7日,周恩来在中共上海市委的这份电报上批语:“以成立工商业联合会为好。公营企业主持人员也要参加,但不要占多数,以利团结并教育私人工商业家。”这份重要电文虽然是对于上海市工商团体的组建而言,但是它决定着新中国工商团体的组建,决定着全国范围工商团体组建的名称、性质,以及公方人员与私方人员的比例,对于新中国工商业联合会组建、发展有着重要作用、重要影响、重要意义。

  中共上海市委得悉中央回复电文,指派军管会工商处许涤新负责协调办理。根据中央指示的要求,工商联筹备委员会组成人员和国营私营的比例,最终选定的91名筹备委员。

  8月26日下午,上海市工商业联合会筹备会成立会议召开。军管会首长和市政府有关部门来宾,共计有百余名。潘汉年副市长首先代表人民政府祝贺上海市工商联筹备会的成立,指出:“工商联筹备会的成立,工商界有了自己的组织,以后可以通过筹备会具体商量解决各种问题。希望筹备会在最短时间内产生正式的工商业联合会”。许涤新随之讲话,他说:“上海是中国第一大都市。解放以后,政府很快与工商界取得联系,但因为上海的工商界没有一个组织,总免不了感到不便。现在好了,工商业联合会筹备会成立后,人民政府与工商界就有了一道桥梁可以亲密地联系起来了。”这是工商联发挥桥梁作用最初的提法。会议中间,陈毅市长赶来出席并作了极简单的讲话,他说:“工商业联合会筹备会,联合了公私营企业,完全是遵照公私兼顾的政策,希望从筹备会到正式成立联合会,都能将私营企业的困难和意见提供政府,给政府参考,俾政府能发挥力量,所以希望各业尽量大胆发表意见。”从现在的话形容,陈毅市长的讲话是有温度的。

  三、财政经济接管委员会接管旧政权上海市商会和上海市工业会。

  接管上海市商会和上海市工业会是上海市军事接管委员会接管工作的一部分,接管工作是在上海市军事接管委员会财政经济接管委员会领导下开展。

  上海解放后,接管工作采用的方针是“稳步前进、量力而行,实事求是”。根据中共中央华东局和市委的部署,整个接管工作分成接收、管理、改造三大步骤。

  财政经济接管委员会主任曾山是副市长,副主任刘少文兼任华东纺织部部长,非常忙。所以,实际负责财政经济接管工作的是许涤新。

  从上海市工商业联合会筹备会组建的情形分析,许涤新自始至终参与其中,而且起到领导、指导,上情下达,下情上传的作用。

  1949年8月28日,上海市工商联筹备会召开第一次常务委员会会议。会议讨论通过设立6个专门委员会辅佐常务委员会工作。这6个专门委员会的接管委员会主任是蒉延芳,副主任张锡昌(中共)、毛啸岑,委员11人。

  8月31日,上海《商报》刊登消息,标题为“工商联筹备会明接管旧上海市商会、上海市工业会”。9月1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工商局发出指令,要求上海市工商联筹备会接管旧上海市商会和上海市工业会。

  四、上海工商界人士北上参加新政协会议,见证了新中国的诞生。

  1949年9月21-3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平隆重举行,参加会议的有46个单位,其中“全国工商界”有正式代表15人,候补代表2人,正式代表与候补代表之和为17名。

  10月1日,当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向全世界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陈叔通站在毛泽东主席的一边,毛泽东的另一边是周恩来、沈钧儒。那一刻,盛丕华在日记中写到这难忘的一幕。

  “

  “1949年10月1日星期六

  是日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的一日。

  余能躬与其盛,是我一生最为愉快的一日,印象极深,不会忘怀。”

  ”

  与盛丕华一起出席阅兵的还有俞寰澄、蒉延芳等人,工商界人士见证了新中国的诞生,参与了新中国的创建,说明了工商界在新中国的重要地位。

  上海市工商业联合会能够最先在全国组建,是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在上海这座工商业城市实践的结果。从工商界举办聚餐会、组织工商协会等项活动中,中共地下组织通过与工商界上层人士的接触,使得工商界人士与中共地下组织逐渐地增加了互相信任。选择这个时机,组建上海工商业联合会,不论从协助政府辅导私营工商业,还是恢复数以万计的企业正常运行,保持社会稳定的意义上说,无疑都为新政权的巩固和建设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上海解放初期对于工商界的统战工作可以作为现阶段引导非公经济健康发展的启示。

  作者系上海市工商业联合会原调研员、副研究馆员、民建上海市委理论研究委员会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