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舟之声 > 正文

【上海解放70周年】50年代上海连环画家的安置与救济

2019/6/20 9:26:17 来源:浦江同舟

  编者按

  今年是上海解放70周年,也是新中国成立70 周年。70年前,在党中央正确领导下,华东局和上海市委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充分发挥统一战线法宝作用,团结各阶层人士合力做好城市接管和建设工作。

  近日,市乐投letou专门编印了“统一战线与上海解放——纪念上海解放七十周年”论文集,邀请有关专家学者撰写文章,在回顾我党解放上海、接管上海、建设上海方面重大成就的同时,对档案史料进行仔细梳理,就当年上海统一战线的特点及发挥的重要作用进行了深刻阐述,为今天的统战工作提供了宝贵经验。

  新中国成立前后,上海仍为连环画创作和出版的重镇,出版社众多,作者创作能力强,读者群庞大,但连环画内容低俗、出版印刷粗制滥造现象比比皆是。当时上海连环画家约有二三百人,1950年1月8日,在上海成立了“上海连环画作者联谊会”(简称“连作联”),截止到1952年登记会员248人。他们的思想认识、政治觉悟、创作水平和收入状况大相径庭。在时代猛进和社会转型之际,大力发展美术事业,充分运用好绘画等宣传武器为社会主义服务,团结、改造画家思想;同时帮助安置、救济生活困难的画家,稳定人心,成为当时美术领域的主要任务。

  1

  1950年11月,连环画作者联谊会和市美协一起开办了“连环画研究班”,公开招生,第一期招40人;1951年9月第二期又招40人。1952年8月由文化局举办第三期连环画图画工作者学习班,学员162人,学习时间两个月。由美协的沈同衡及文化局的涂克先后任班主任,赵宏本为副主任,聘请了领导、学者和画家来授课,既讲政治也讲业务,以提高他们的思想政治认识和创作转型能力,学员中不少成为日后连环画创作的骨干,如沈曼云、颜梅华、贺友直等。

  赵宏本

  他们毕业后,经市文化局分派,除一部分分派到外地作为当地的引进人才,安置大致有三个去向:一是进入公私合营或者国营出版社,担任连环画画家或者编文创作人员,这部分人员占到当时连环画作者总数的一半以上;二是进入其他诸如图书馆、文化馆、电影放映队等文化机构,从事与连环画创作半相关甚至不相关的工作,这部分人员数量相对较少;三是因为各种原因,如年老、长期生病或者技艺水平不高等原因未能进入工作单位,被迫改换行业,甚至失业在家,靠政府的救济补助生活,这部分人员也不在少数。1957年上海市文化局对失业的国画、连环画工作者进行救济时,连环画工作者就有74人。

  1953年至1955年,三年内并入新美术出版社的连环画作者有69人。1956年新美术出版社合并入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之后,连环画成立了两个编辑室,一为连环画文字编辑室,全室27人;一为连环画创作室,全室93人,上海人美成为全国最大的连环画出版机构。上海人美因连环画创作人员众多,力量强大,号称一百零八将。

  1949年6月16日军管会市政教育处接管旧“上海市立图书馆”,1951年2月更名为“上海市人民图书馆”,是上海解放后首家市立公共图书馆。从1952年至1956年,上海市文化局先后接办了私立合众图书馆、鸿英图书馆、明复图书馆、上海儿童图书馆等,在此基础上,又分别改建为上海市历史文献图书馆、上海市报刊图书馆、上海市科学技术图书馆和上海市少年儿童图书馆。

  解放前就已成为上海连环画界“四大名旦”之一的沈曼云,在连环画的创作与绘画方面具有很高的造诣,他熟悉历史掌故,擅画武侠等古典题材,但这时大家都要画工农兵形象,他因跟不上政治形势,在创作上也没有写实的素描基础,即使费了极大心血,也让人感觉造型生硬。学习班结束后,他被分配进图书馆从事美术工作,后又转到文化馆工作。另一位连环画名家赵三岛也被分配至图书馆工作。

  2

  因为一些连环画家政治上、历史上的原因,或者自身的消极隐退,加上一些人水平低下,无力转型跟上迅猛发展的政治形势,使一些连环画家无法进入政府文化机构工作。经济上的普遍萧条,也使求画者大幅减少,以画养画几无可能,画家失去了主要生活来源。

  不少人被迫改换行业,甚至失业在家,生活极为困难,不得不靠政府的救济补助生活,这部分人员也不在少数。1957年上海市文化局对失业的国画、连环画工作者进行救济,这些人虽然名为自由职业者,其实大部分系失业者,没有收入,等待救济安排。其中个别连环画作者不得不改行,少数人由出版社不定期向其约稿,其他大多数都失业在家,生活来源几乎断绝。上海市政府曾于1952年、1957年、1958年先后多次对他们进行了救济与补助。

  相比于因故失业在家等待救济的连环画作者,有一部分自由职业者的境况相对好些。譬如张令涛、胡若佛在解放后虽未参加工作,但因水平高超,所绘制的大量古典连环画作品被各家出版社看中,生活是不愁的。相反,境遇欠佳者如邱以广,无从着落,为生计不得不改行踏三轮车,自食其力。这些散落于民间的旧连环画作者,相比于那些供职于文化机构的昔日同行,显然是不够幸运的,他们之中除了个别人能够继续从事连环画创作外,绝大部分人此后都与连环画创作绝缘,没有固定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加上日渐年老体弱、家庭负担重,其生活穷困乃至潦倒是可以想象的,更不可能创作出有质量的连环画作品。

  3

  经过思想改造和培训,超过三分之二的旧连环画作者进入政府文化机构,成为公职创作人员,领取固定工资。此外大多还有业余收入,为报刊、广告公司和其他宣传活动进行命题创作。

  画家们原本无处着落,现在有了组织,按月发给薪水,其创作热情、社会地位大为提高,收入待遇、生活状况也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与解放之前拼命工作也只在温饱线上挣扎,被授业师傅、出版商和书店老板欺压的情况相比,可谓天壤之别。绝大多数连环画家是衷心认可思想改造的,如连环画家颜梅华回忆说:

  “整风就是为了让我们这些从旧社会过来的艺术家,不断在思想上求得改造,以适合新中国的需要,当时,大家都认为:艺术要为新中国服务,为人民服务,思想改造是不可避免的。”

  贺友直《山乡巨变》

  贺友直在其回忆录性质的《自说自画》一书中也提到,他在新美术出版社正式工作后,每月有104元的收入。当时这个数目,在知识分子中还算不上高工资,但与一般职工相比已经优越不少。贺先生的家庭状况也得以改观,雇了保姆照顾两个孩子、吃穿不担心、租屋不欠租,还长期订了两大瓶牛奶,因此作者戏称“领了工资好比发了财”。而且业余时间他有“自留地”可种,经济上比较宽裕。

  汪观清回忆说,当时连环画每页作品可有12元收入,且因为发行量大,版税或稿费收入很高,远远超过一般国画家。“所以有能力在离出版社较近的五原路租下一套房子。那是一座三层楼的花园洋房,全屋铺设柚木地板,冰箱、家具一应俱全,楼下是花园,有一棵高大的宝塔松。房子每月租金90元,在当时,一般人住不起”。

  也正是由于这些连环画作者解决了后顾之忧,他们的创作积极性得以发挥。连环画、年画和宣传画因其快速、普及、价廉,在当时的文化生活中发挥了很大作用。人美社“一百零八将”将连环画、年画和宣传画作为创作重点,着重反映新社会新气象,以及解放、土改、抗美援朝等革命题材,成为建国初期思想宣传教育之重镇。那段时间,也可以说是连环画的黄金时代。而将经过社会主义思想改造的连环画作者,纳入到新的文化机构如出版社,加入到新时代的宣传教育创作中去,才有了建国后连环画事业辉煌发展的政治基础。

  1951年里弄流动阅览架

  连环画家因为创作速度快,能够更加迅捷地反映社会主义建设的面貌,尤其因为他们的作品更通俗易懂,价廉物美,为老百姓所欢迎,因此他们在政治上得到更多的鼓励,在社会上得到更多的认同,在经济上得到更高的收入,可以说让其他画家羡慕不已。

  但也有部分连环画作者因为个人技艺水平、身体原因、政治转型能力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未能抓住时代大势而错失良机,失业成为所谓的自由职业者。他们在国家对私营出版社改造完成之前,还能接到私营出版社的约稿而有所收入,能够聊以度日,但在1954年上海对私营出版社改造完成之后,这些人就彻底失去了经济来源,生活极其困难,甚至于变卖家产过日。人民政府对他们进行了多次的救济与补助,尽管并非是全面覆盖,也非长久之计,只是针对少数极度贫困的连环画作者实施了临时性的救济,而且救济所发放的钱物只能暂时缓解穷困情况,并未从根本上解决他们的工作和经济来源问题,但仍充分体现了人民政府处于百废待兴、困难重重的情况下,仍千方百计团结和改造连环画家的意念。

  对连环画家的安置与救济,是建国初期中共对知识分子采取团结、教育和改造政策的具体体现,在当时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为连环画的繁荣兴盛奠定了一定基础。

  作者邢建榕系上海市档案馆副馆长、研究员

  作者田万通系东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