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舟之声 > 正文

【上海解放70周年】宋庆龄在上海解放前后

2019/6/10 16:43:16 来源:浦江同舟 作者:华强

  今年是上海解放70周年,也是新中国成立 70周年。70年前,在党中央正确领导下,华东局和上海市委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充分发挥统一战线法宝作用,团结各阶层人士合力做好城市接管和建设工作。

  近日,市乐投letou专门编印了“统一战线与上海解放——纪念上海解放七十周年”论文集,邀请有关专家学者撰写文章,在回顾我党解放上海、接管上海、建设上海方面重大成就的同时,对档案史料进行仔细梳理,就当年上海统一战线的特点及发挥的重要作用进行了深刻阐述,为今天的统战工作提供了宝贵经验。

  上海解放前夕,宋庆龄居住在上海,她不仅是上海解放的亲历者和见证者,而且在上海解放前后为上海人民,为新生的人民政权做了许多力所能及的工作。

  拒绝为国民党站台

  孙中山逝世后,宋庆龄长期居住在上海,一直十分关切祖国的命运。蒋介石宣布1946年末召开“国民大会”,拉拢宋庆龄参加“国大代表”的选举,宋庆龄严词拒绝并试图建立反对内战发动者蒋介石的统一战线。 1948年,经过三大战役,国民党败局已定。蒋介石于1949年元旦发表求和声明,随即宣布引退,由副总统李宗仁代行总统。李宗仁问计张治中如何与共产党谈判以实现划江而治。张治中提出邀请共产党认可的宋庆龄与李济深出山,建议由宋庆龄组阁,担任行政院长,李济深负责党务。国民党方面随即开始放风,称宋庆龄将参加南京国民政府并组阁。

  宋庆龄听说社会传闻后,于1949年1月10日以中国福利基金会名义发表声明:“孙中山夫人今天宣布:关于她将在政府中就职或担任职务的一些传说,是毫无根据的。”1月22日李宗仁发表声明,宣布就任代总统,同时力邀宋庆龄参加南京国民政府并请宋庆龄接待他的特使甘介侯。“兹特请甘介侯兄代表趋诣,百陈鄙悃,务恳赐予指示,以资循率,并乞即日命驾莅京,使获寸承教。尤深企祷行期,敬希先示,以便迎候为幸。”宋庆龄虽然接见了李宗仁的代表甘介侯,表示对李宗仁为和平努力“非常同情”,但表示不能从命,国民党拉拢宋庆龄的计划落空。

  国民党从大陆撤退时,曾经计划将宋庆龄劫持到台湾。1949年3月9日,蒋介石派蒋经国到沪,名义上访问胡适,实际上催促宋庆龄离开上海。4月26日,蒋介石到上海,“邀请”宋庆龄到台湾。孙科要宋庆龄以“亲情、党国利益、总理基业为重,迅速离开上海,去台湾或香港皆可”。宋庆龄对蒋介石和孙科的“邀请”一概谢绝,引起国民党不满。

  坚定地支持共产党

  宋庆龄是中国共产党在民主革命时期坚定的同路人。抗战胜利后,国共两党谈判,宋庆龄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主张成立联合政府,她说:“联合政府……决不能单独由国民党派定的代表来组织。每一个党派都必须选出他们的代表。国民党的代表也应当由党员中推选出来,而不应由一个统治集团指派。”

  国民党片面撕毁协议,导致内战爆发。1949年1月19日,毛泽东、周恩来电邀宋庆龄赴北平参加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电报说:“中山先生遗志迄今始告实现,至祈先生命驾北来,参加此人民历史伟大的事。”宋庆龄接电后,十分感激中国共产党对她的信任,但是她当时患有比较严重的高血压等慢性病,她复函周恩来,表示希望在上海迎接新中国的解放。

  2月20日,宋庆龄再复函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对自己因病不能北上表示歉意,同时热情讴歌中国共产党,表示坚决支持中国共产党的伟大事业,信函谓:“请接受我对你们极友善的来信之深厚地感谢。我非常抱歉,由于有炎症及血压高,正在诊治中,不克即时成行”,“但我的精神是永远跟随着你们的事业。我深信,在你们英勇、智慧的领导下,这一章历史——那是早已开始了,不幸于二十三年前被阻——将于最近将来光荣的完成。”

  从事救济工作

  宋庆龄认为,群众的经济和社会需求,特别是农民的需求关系到民生问题,而民生问题是中国的根本问题。宋庆龄认为民生主义在今天的意义是不能再让人民忍受饥饿,民生主义就是要合理地解决土地问题。“‘耕者有其田’是孙中山的政纲,它也是在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通过的,它是治疗中国饥饿的方法。中国善后救济总署署长最近不是也说过,在共产党的区域中没有饥荒吗?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实行了孙中山的政纲,将耕地分配给农民。”宋庆龄关注中国农民的土地问题,但在当时条件下,土地问题没有解决的办法,宋庆龄只能将她的精力投入到她一直没有停止过的救济和慈善工作。

  为了解决农民的民生问题,宋庆龄曾经多次购买农村急需的药品并千方百计送到解放区。内战全面爆发后,向解放区运送药品的工作已经无法继续进行,宋庆龄不得不把注意力转向上海本市贫民窟里的穷人,例如为那里的妇孺提供医疗保健,为街头流浪儿童提供识字教育等。

  为了救助上海难民,维护社会秩序,迎接上海解放,宋庆龄在中共上海地下党的领导下,联合上海社会公益人士和救济福利宗教团体成立了“上海临时联合救济委员会”。宋庆龄表示,她决定把基金会所存物资交出来提供给“上海临时联合救济委员会”。根据宋庆龄的指示,中国福利基金会不仅在救济物资、医药、医疗设备等方面给“上海临时联合救济委员会”以大力支援,还投入大量人力积极支持和参加这项工作。

  组织策划文化活动

  解放战争时期,宋庆龄在上海贫民窟办起了妇幼保健室以及家庭识字班。1948年,妇幼保健室为43000人提供了免费医疗。家庭识字班吸收了2500名儿童,成为全市最大的一所“小学”。家庭识字班的先生由识字较多的儿童担任,宋庆龄称他们为“小先生”。

  宋庆龄觉得仅仅为上海贫苦儿童提供微不足道的医疗、教育和营养等服务是不够的,她认为孩子们更加需要精神食粮,建议创办一个儿童剧团。在宋庆龄的关注和策划下,中国福利基金会第一个儿童剧团成立了。

  儿童剧团先后排演了解放区的秧歌剧《兄妹开荒》以及针对压迫者的讽刺剧等,宋庆龄经常来看儿童剧团彩排和演出。她获悉儿童剧团在演出《兄妹开荒》时遭到国民党特务的捣乱和破坏,为了保护孩子,宋庆龄指示儿童剧团立即隐蔽,随即在虹口武进路找了两间房子,让小先生白天时间向周围贫苦儿童和难民发放救济物资,晚上聚集到福利站里秘密制作欢迎解放军的标语、彩带、红花等,进行迎接上海解放的准备工作。儿童剧团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日子里,曾经上演过一出鲁迅翻译的苏联戏,国民党有关部门为此向宋庆龄发出警告,宋庆龄置之不理。上海许多人将宋庆龄领导下的中国福利基金会看做是一个上海市内的“小解放区”。

  欢庆上海解放

  5月27日上海全市解放,上海市军管会宣告成立,陈毅任军管委主任,粟裕任副主任。宋庆龄领导下的中国福利基金会为迎接上海解放早就进行了准备,当天,中国福利基金会制作的欢迎解放军的标语、彩带、红花就出现在上海街头,中国福利基金会儿童剧团也立即走上街头。“是日清晨,中国福利基金会派了一辆大卡车,把儿童剧团的秧歌队送到市中心区,这是最先出现在上海街头的秧歌队之一。人们拍手欢迎说:‘孙夫人的秧歌队来了’。”

  5月28日,史良到宋庆龄寓所,为上海解放向她表示祝贺和慰间。宋庆龄见到史良,拉着她的手激动地说:“解放了就好了。国民党的失败,是我意料之中的,因为它敌视人民、反对人民、压迫人民;共产党取得胜利是必然的,因为它代表人民,爱护人民,为人民谋福利。”这一天,赵朴初也来到宋庆龄寓所,宋庆龄微笑着把一朵红玫瑰花插在赵朴初的西装衣领上,表示对赵朴初在解放战争中同中国福利基金会并肩战斗的答谢。

  应邀北上,共商国是

  6月19日毛泽东再次来函邀宋庆龄北上。6月21日,周恩来来函邀宋庆龄北上。受中共中央指派,邓颖超携带毛泽东和周恩来致宋庆龄的两封亲笔信,和廖梦醒一起由北平坐火车到上海。邓颖超让廖梦醒先去看望宋庆龄,宋庆龄对廖梦醒道出了她不愿意到北平是因为北平是孙中山逝世的地方,宋庆龄说:“北京是我最伤心之地,我怕到那里去。”廖梦醒说:“北京将成为新中国的首都。邓大姐代表恩来同志,特来迎接你。”6月29日,邓颖超到宋庆龄寓所访问,将毛泽东和周恩来的邀请信呈上,并告知中共中央、毛泽东和周恩来恳切盼望她能北上,共商建国大计,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交谈之后,宋庆龄“果断地、高兴地”同意北上。中共中央致电上海市委并转邓颖超,提出宋庆龄病体难支,北上时应“备头等卧车直开南京,然后再换卧车,由浦口直开北平,并附餐车”。

  9月21日至30日,宋庆龄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21日,宋庆龄作为特别邀请代表在会上发表讲话,她说:“今天,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动力,中国的人民在前进,在革命的动力中前进。这是一个历史的跃进,一个建设的巨力,一个新中国的诞生!我们达到今天的历史地位,是由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是唯一拥有人民大众力量的政党。孙中山的民族、民权、民生三大主义的胜利实现,因此得到了最可靠的保证。”宋庆龄还指出:“上海的解放,使这个贪污腐化的中心,已经转变成生产的支柱。上海市军管会对于十二年来使人民受尽痛苦的可怕的通货膨胀问题,已经加以有效的解决”。

  1949年10月1日,宋庆龄出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就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开始了新的革命征程。

  作者系国防大学政治学院教授、博导